五十二.贵妃滑胎

小说:醉昔年之神医狂妃艳风华 类别:古代言情 作者:奶茶要三分糖 字数:1759

“呦,怎么还有人跪着呢?”沈好似才发现家的俩姊妹,“快起罢,也算为我腹中的孩儿积福了。”

皇后哪肯依,颔首看了眼旁的菊萍。

后者上前劝:“娘娘有所不知,家大小姐当众用鞭抽了怀有身孕的顾二夫人故而受罚。”

“顾二夫人?”妍想了好会儿,才恍然大悟,“是柒儿啊。”

沈晓袅是沈家第七个女儿,府里上下都这么叫她。

个庶女,是连名字都不配拥有的。

“妹妹见过妍,姐姐万福金安!”沈晓袅涨红了脸上前行礼,这句话比抽她三鞭还疼。

却没有让她起身的意思,侧身十分关心的问槿昔:“听说是用荆条抽的,你那治人的手可被荆棘伤着了?”

槿昔还以为妍为小鸟主持公的,没想到却是帮她解围的。

只是这话问得也太任性了!

“回妍娘娘,被拉了几个口,无妨的。”槿昔恭顺地摊开手心,竟是血淋淋的片。

她可是用了全力抽的。

“啧啧。”妍这才扶着婢女的手缓缓下了轿撵,又唤了声,“柒儿,。”

像在叫条狗那样习以为常。

“是。”沈晓袅咬着牙走了过了。

“柒儿乖,丫头的那双手可是关系着数以万计的性命,岂是你和你腹中胎儿能比得?”妍摸了摸沈晓袅的低垂的头,柔声

“是。”沈晓袅垂眉低目,完全没了方才的气焰。

在沈的面前,她早忘记怎么反抗了,只是习惯性的顺从。

从小到大都是如此,她沈晓袅不过是个有名分的侍女,沈才是真正的主

“乖,去扶丫头起。”妍轻轻抚了抚她的脸,以示鼓励。

刻,沈晓袅想起了当年被这位嫡姐掌掴。

她十岁时偷了祖母的玉钗,将其嫁祸给了这个女人。

没想到沈竟大方地承认了。

也是像今天这样温柔地唤她过去,然后重重打了她俩耳光。

她还坦言:“你记住,我想做的事只会光明正大地做!”

那时满堂的长辈、姊妹只问沈手可曾打疼了,忙着给她上药。

而自己却被罚跪祠堂三天三夜。

可如今不同了,她有皇后为她撑腰,她总该为自己争争。

“妹妹恕难从命,民妇今日前去负荆请罪是诚心为自己教养不善认错,可姑娘竟、竟用鞭抽我,万民妇的孩……”说着,她低声呜咽,连单薄的身都跟着颤抖。

“你身为人母,既明知自己有身孕还前去请罪。”妍凤眼轻挑,眸中全然没了方才的似水柔情。

她毫不留情地点破:“你是拿自己孩的性命当作儿戏吗?还是特意为了陷害于谁?”

众嫔也猛然恍悟,双双眼睛都盯着沈晓袅。

“我、我……”她竟时想不出反驳的话。

是啊,作为母亲怎能忍心将孩置于危险的处境呢?

“哼!”沈冷笑声,说,“我家竟出了你这么个这么个歹毒的女人,真是、真是家门不幸!”

这次皇后也不敢维护她了,反而安慰妍:“你仔细身,别气坏了。”

话音刚落,沈仿佛是为了配合她,蹙眉:“本宫的肚、肚好疼。”

旁的婢女采春急忙扶着她,朝沈晓袅厉色:“若伤了龙胎看你吃罪得起吗?”

这么大顶帽,沈晓袅脸色但是白了,跪下:“是民妇的错,还请妍切勿动怒。”

装腔作势!

是看不惯这只小鸟唯唯诺诺的样,还不知背地里有多阴毒。

皇嗣和大臣的孙,孰轻孰重?

“妍,臣女为您看看。”槿昔急忙起身扶着她进了偏殿。

这将功折罪的机会她当然不能放过。

她们刚进偏殿,有太监唱:“帝尊驾到!”

“臣妾参见尊上、参见晋王!”众嫔行礼

帝尊抬了抬手,问:“皇后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可晋王压根不搭理他们,直接寻着槿昔的声音去了。

帝尊正想问清楚,听见屋内沈骂骂咧咧:“尊上,赶紧过,臣妾肚疼!”

整个宫里也只有沈敢这样对帝尊说话了。

了、了。”帝尊也不恼,赶紧应下了。

“妍,尽量心平气和。”槿昔蹙眉

这脉象多乱了。

真的很在乎墨钰啊。

“小主几个月了?”

“三个月了。”

槿昔暗叫不好,有滑胎的迹象。

听见妍旁低语:“太医多说本宫的孩保不住了,你给本宫个准话!”

“能保。”

不能保也得说能保啊,不然她的双手可没了。

可不知怎的,槿昔觉得周围气温怎么越越低了。

她回头看,是大魔头。

“手怎么样了?”墨念顾忌着榻上是四哥的女人,不然他早拧她的耳朵了!

才离了自己天,怎么受伤了?

“没事。还请晋王让帝尊回去,他可是个移动的病毒体。”槿昔再次将注意力放在了妍身上。

墨念很不爽她冷漠的态度,可还是照做了。

“皇兄回养心殿罢。”他转身挡在了门口。

儿如何了?”帝尊紧张地问,不依不饶的是不肯离开。

众人听见沈在里屋骂:“尊上,都是那位顾家二夫人给我气的!”

“本尊会给她个教训,你不要动怒。”帝尊踮起了脚想看看里面的情况,愣是被墨念挡住了。

“回去。”墨念可是得执行蠢丫头交代的任务的,不然又得和他闹脾气了。

他那里还疼着呢!

“知了,知了!”墨钰给了他个白眼。

实在没想到自己的八弟也成了妻管严。

果然,他们兄弟谁都逃脱不了这个命运。

“无关人等都出去!”槿昔看着说完那句话疼晕过去的沈,赶紧准备用药了。

外面的两个男人点用都没有!

只知在那儿瞎嚷嚷。

“尊上,你赶紧回你的养心殿罢,您的孩臣女保了!”

不然还不知要传染多少个人。

病毒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