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四章 备胎

小说:美女总裁的未婚夫 类别:都市豪门 作者:坦荡前行 字数:2722

阳朝着吕晴办公室而去时候,道悦耳疑惑声耳边响起:“阳……”

听到人喊阳立即朝着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,只见柳清茹正缓缓朝着走来。

看到柳清茹之后,阳嘿嘿笑:“污女……”

柳清茹嘴角立即为之抽搐了下,这个混蛋,她真想巴掌拍死。

“这是那位好心人杰作啊?”柳清茹直勾勾盯着阳那些浮肿脸庞,些幸灾乐祸说道:“真是大快人心啊!”

额头上立即冒出了三条黑线,尼玛,这女人竟然幸灾乐祸了起来。

“污女,嘲笑老子,今晚老子把你给干了!”阳压低声音对着柳清茹恶狠狠说道,同时那双眼柳清茹浑身上下扫视了起来。

那凌厉目光仿佛将柳清茹身上衣服给扒掉般。

阳这么扫,柳清茹只感觉仿佛浑身上下面前,心中顿时开始些发虚了起来:“你……”

笑,就告诉所人你思想龌蹉

阳!”柳清茹俏脸立即变得铁青了起来,双眸欲喷出炽热火焰:“你乱说,撕烂你嘴!”

对此撇了撇嘴:“本事你撕啊……”

面对死猪怕开水烫阳,她柳清茹是真点办法都没,难成真阳开撕成?

知道他们两个昨天才刚刚开撕了次。

柳清茹重重冷哼声:“活该你脸肿!”

话音落下,柳清茹直接转身走向了旁。

转身刻,柳清茹内心中充满了疑惑,到底是谁能够把脸给打肿?

昨天晚上她可是见识到了厉害,般人根本可能伤到他,更别说打他脸了。

难道是纪云霖利用了手上人脉对付了阳?

可也应该啊,如果是纪云霖做阳绝对会只是脸肿这么简单?

本来柳清茹是想问问,但是听到阳喊污女之后,柳清茹将到嘴边话给改变!

阳也没理会柳清茹,直接朝着吕晴办公室之中而去。

阳来到吕晴办公室时候,吕晴正好从办公桌前起身,准备离开办公室去餐厅。

当吕晴看到阳之后,微微怔,但随即就回过神来。

阳走进办公室后,把将房门给关上,直接开门见山,怒气冲冲问道:“吕晴,你什么意思,为什么放鸽子?”

看着愤怒阳,吕晴冷哼声:“你说分手就分手,答应了吗?”

阳为之怔,这女人什么意思?

是,你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问道:“什么叫做说分手就分手,这是你直想吗?”

时间些凌乱了起来,或者说根本知道这特么到底什么情况。

知道心中,吕晴嫁给,那完全就是生活地狱之中啊,如今将她从地狱之中给放出来,让她去天堂,怎么还乐意了?

阳,你以为你是谁,你说分手就分手,说和试婚就和试婚”吕晴紧绷着俏脸,秋眸之中充满了寒意:“告诉你,你做梦!”

阳则是些郁闷了起来,什么叫做说试婚就试婚,也是受害者好。

为了你棵歪脖树,虽然这颗歪脖树很错吧,但是却舍弃了片大森林

“只吕晴甩别人,还没别人甩!”吕晴咬着洁白贝齿重重说道:“就算分手,也是提出来!”

“是你,是你。”

响起阳昨天晚上当着父母面说:吕晴,你了;吕晴心头就是阵怒火。

这个混蛋,他还了,你以为你啊!

阳这刻算是明白了过来,感情这女人是因为先提出分手,说她了,让她些难看,些下了台啊!

“好吧,那现你说吧!”

“说什么?”

“说你了,和分手啊!”说道:“保证麻溜搬走,然后咱们分道扬镳,独木桥,你走你阳关道,怎么样,讲究吧?”

为什么说分?”吕晴美眸阳身上来回扫了圈。

阳瞪大双眸,满脸可思议看着吕晴:“你……你难道分了?”

刻,阳只感觉脑子够用,根本明白吕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

“怎么,你就这么想分手?”吕晴双眸慢慢变得冷了下来!

……”阳话刚出口,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急忙改口道:“然你以为呢?”

“分手了,由了,这样再去做什么,都非常随意了,用顾忌这,担心那,就算找个女人也小心翼翼,以免日后被你撞到,或者传到那老丈人和丈母娘耳中……”

听到话后,吕晴洁白贝齿咬咯咯直响说,同时娇躯也跟着颤抖已!

然,天天回家,每天都守着你这张冰雕脸,你说什么意思啊?”

“你……”

承认,你是很漂亮!”阳从身上摸出香烟,肆无忌惮点燃,:“但是妹纸,你记住,男人都喜欢两头热女人,而头热!”

“更何况你这头都了!”

吕晴眸子之中仿佛喷出火焰,将阳给挫骨扬灰般,怒可遏!

他以为是真想离吗?

她吕晴也想,可是敢。

昨天晚上王水寒可是为此事直接气晕了过去,幸亏带着药呢,然鬼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啊!

这还只是说,王水寒就这么大反应,是真特么离了,没准真能被气死。

吕东方,昨天晚上离开别墅之后,直到后半夜才回来,今天早晨都没搭理她句,并且还拉着王水寒就离开这里。

吕晴好说歹说,再三保证,阳分手,今天把他给请回去,这才让两人为之作罢。

而且吕东方早晨可是说了,如果今天看阳回来,立刻走人,从今以后就当没她这个女儿。

对于吕东方脾气,吕晴心中清楚,说得出,绝对做得到。

并且吕东方昨天可是都动手打她了,过幸好被阳给挡住了,然今天脸肿就是她了。

想到阳替挡下吕东方那巴掌,以及对吕东方所说话,吕晴心中就忍划过道暖流。

她承认,她待见阳,甚至对阳充满了鄙夷之色。

但是她却承认,昨天阳真很男人,尤其是那番话,老婆,怎么能够让她受到欺负呢,哪怕是老丈人也能打她,更是深深触动了她吕晴心底柔软之处。

并且昨天晚上她也从王水寒口中弄清楚了,阳没告状,甚至都开脱,是父亲,从他口中套出来话!

这更是让吕晴内心之中对阳充满了愧疚,甚至种负罪感。

那样说他,可是他却依然为挡住了吕东方巴掌,将给护了身后,父亲伤害分。

刻,甚至她都产生了种幻觉,那就是只这个男人面前,只许,任何人都别想欺辱分。

回想和阳住起这段日子,虽然阳很是着调,思上取,但是她吕晴却承认,阳从来没逼迫过她什么,说是相敬如宾,那是假,但他阳没对吕晴动手动脚过,这倒是真

如果换成其他男人,面对,他能够动手动脚吗?

毕竟是他未婚妻!

如果个男人,能够找到像他这样尊重吗?

“而且像这么帅男人,活又好,个老婆,应该是什么难事。”摸了摸下巴说道:“好了,你快说分手吧,这样耽误你,你也别耽误……”

吕晴重重冷哼了声:“你做梦!”

告诉你,今天会和你分手,你想都别想!”

“吕晴,你……”

“还想找其他女人结婚,你给死了这条心吧!”吕晴冷冷打断了叶寻欢话。

“喂,你……”

遇到合适男人面前,你必须当老公!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阳隐约中已经猜到了吕晴意思,些蛋疼说道。

“骑驴找马!”

就是你口中驴?”阳伸出手指着鼻子问道。

“你认为呢?”

阳从来没想过日竟然会人把当成备胎,而且还光明正大说了出来。

是传出去堂堂威慑地下世界千杀成为了备胎,知道会笑死多少人。

千杀可是杀人如麻,双手沾满血腥,如屠夫般,谁敢把他当作备胎来说啊?

找死,还是想害死别人啊?

普天之下,恐怕只吕晴人敢 时间阳脸上充满了苦笑和无奈。

“怎么你乐意?”吕晴轻哼声道。

看着吕晴满脸高傲样子,阳嘴角微微抽搐了下:“你感觉呢?”

“让你当备胎是给你面子,多少男人想都没机会呢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