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20】 梦魇

小说:逆流与我逆行与他 类别:青春校园 作者:明月辰 字数:2621

沈心怡一颤,不知毫无防备,还早有准备,她既无力抗拒也无心抗拒,缓缓闭上眼,任由那陌生而灼热的感觉冲击着她的神经。渐渐得她开始有些目眩神迷,心也仿佛燃烧起来。样的感觉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和不安。眉睫轻轻颤动,她不确定的迷醉般半睁睁眼,随后用力抱紧…。

冷风夹杂着雪花打着旋还不停得刮着,伞下俩人的世界,裹紧风衣,为她撑起一偏温暖,抵御一切的寒冷。

心怡实无力支撑,才舍不得结束的。捧起她的脸,抵上她的额头,喘息着低声开始宣誓主权,:“记住种感觉,以后不准碰别的!”

沈心怡脸颊绯红,双手勾着的脖颈痴痴得看着半晌才缓缓点头,“嗯!那…”

“我也一样!”

————

末考后,迎来寒假,很快就新年。也跟随父亲搭乘航班去j国,将欢度佳节。

说“欢”?哼,其实一点也不想去,可、却不能不去,因为茗的父亲的爷爷要求的。老爷子虽然很早就移民海外,很多国内的节日都已经不太重视,但对顿传统的家庭聚餐却要求每个成员必须参加。

飞机抵达,经VIP通道,一行人快速穿出口大厅。外面,秘书李剑锋早已提前安排几俩车停那。司机开门,父子俩人直接朝中间那俩车钻来进去。一路上俩人的话并不多,或许因为之前的事情,们之间的矛盾并没有解决。上车,茗的电话和信息就从未停,身为首巨轮的掌舵者,并不清闲。车身的摇晃,再加上十几个小时的飞行,茗看着手中的文件,眉头不禁微微皱起来。

转头看着父亲,很想帮忙却无能为力。氏的事情不能插手的。

“帮爸爸一个忙…”茗却将手中的文件往一推,仰头靠座椅上揉着眉心说:“份合同已经谈妥,看看有什么纰漏和问题,然后交给我。”几个重点的地方。

犹豫片刻,没有拒绝。一份氏和某公司的战略合作协议,双方约定的条款很多,低头认真查看起来。“臭小子!”茗从指缝中看一眼,心暗骂着,脸上却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车子快速行驶着,来到一扇大门前停下但并未熄火,等门从面缓缓打开,重又驶入进去。

“没有问题。”也就时,也正好看完手上的文件,随手将它交还给父亲。

茗点头接文件,拿笔直接上面签字。

“就那么信得我?”。

“连自己的儿子都信不那还能信谁?况且、难道还会坑爹不成”

平日严肃的父亲,居然也开起时下的玩笑!勾勾唇角,很想笑却没笑出来。转头看向窗外,一座很大的庄园,欧式奢华的建筑,宽阔的草坪、清澈的湖水、精致的花园…一切都那么美好。犹自记得小时候第一次跟随父亲来到时兴奋与惊讶的样子,然而此刻车窗印射出的确一脸的阴色。不像年,倒像来悼丧,而且自己的丧。对着镜子,有时候自己都怀疑那到底

车子经一片阴暗处,眼前突然一黑,仿佛又回到七岁那年的梦魇。周身都彻骨的凉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,没有一丝光,黑得甚至让感觉不到自己的存摸索着恐惧地呼喊着爸爸妈妈! 忽然,有什么缠住的脚踝,惊恐的拼命挣扎。同时有个声音耳畔响起:“小朋友别害怕,叔叔带去找妈妈。”

谁?”

“我妈妈的朋友啊!来跟叔叔走,我带去找妈妈。”

“不、骗人,我妈已经死!”

那人阴恻恻的笑“啊,可也已经死呀。不信摸摸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已经停止!?”

“我、真得死!!!”也许年纪太小,不知者并不畏惧死亡。

“怎么样我没骗吧,…”

“煜儿!别跟走!”至暗中母亲轶欣的声音及时响起。

“娘,吗?哪?煜儿好想!”

“煜儿别怕,妈也很想!现得好不好?有没有人欺负?…”

就知道无论什么时候母亲才最爱的。豁得,再也忍不住哽咽着将那些连父亲都没有告诉的委屈,声嘶力竭的喊出来:“不好,们都骂我、用石头砸我、还把我推到水…”虚空轶欣哭得痛彻心扉!

“小鬼,听、母亲多伤心,来、快点,我带去找她…”黑暗,那声音再次响起却被轶欣焦急打断,“煜儿,别跟下去,快、快走,父亲上面等…”

“不,我不走…”

“煜儿听话,答应妈妈,好好活着…”

突然,身体一轻,缠住的东西松开,人也离开那一片黑暗渐渐有光点。而借着光亮终于看清黑暗中的一切,赫然一具枯骸向着挥手!!!

“醒醒!儿!快醒醒!…”

一震,终于从梦魇清醒,眼前正父亲刚毅焦急的脸,“爸,我看见妈!”

一下子,茗的话哽喉咙,眼睛瞬间溢满悲痛和担忧。

“醒来就好,应该没事!详细的我建议明天去医院做个检查。”

一愣,转头才发现身旁多一个人,私人医生元博。有些讶异,而且车子也已经停别墅前,周围还围着不少人。“去医院检查?”可感觉并没有什么不适。不禁皱眉问:“我怎么?”

也大家想知道的,毕竟刚才那一诡异。

推眼镜,元博看着,先一句:“刚才睡着做梦?”

梦吗?可那些都曾经发生的并不梦。“我没睡着。”只回答前半句,后面的却模棱俩可,因为自己也不清楚。

元医生点点头,随后才把刚才的情况同一遍,“刚才眼睛睁开的,但人却突然陷入一种无知无觉的状态,而且怎么唤不醒来…”说着晃手的银针,“就像中邪一样,但我知道并不。出现种情况我想应该大脑受损伤遗留下的后遗症有关,具体的建议去医院做个检查,那会有专业的解答。还有,先生以后尽量不要让做一些危险的事情比如、开车…”

“后遗症?”茗恍然,突然想起一年多以前,那揪心、紧张时刻那位知名的脑科专家含蓄而委婉的话:“手术很成功,不先生患者次伤得确实很重,要想恢复到和以前一模一样那不可能的,们要有所准备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样说吧,平时我们身体受点伤,总会留下些伤口的痕迹,何况大脑样人体最复杂、最精密的器官,那样无法挽回的损伤以后可能会出现一些后遗症,比如失去部分记忆、比如智力减退…”

之前一切都那么正常,一度认为不会再发生任何症状,没想到会今天种情况。叹口气,伸手拍的肩膀。“先进去吧!”

俩人下车,一前一后朝着面走去。一座欧式风格的别墅,客厅很大、房间很多,但平时住的人却很少。此刻面面倒欢声笑语、热闹不断。然而当出现众人面前时,声音却戛然而止…

先生、少爷们回来啦。”有佣人来向打招呼,声音带着畏缩,知道忌讳什么。

“爸!”

“爷爷!”

“嗯,回来啦!”老爷子上上下下打量着,难得露出慈笑,“元医生检查怎么说?身体还好吧!”

“没什么大碍…”说着,借口有些不适便上楼,至始至终都没有和屋人打声招呼,而们也懒得理会。确切来说应该不屑,尽管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。

进入房间,将外面重新恢复热闹的声音隔绝,慢慢走到床边坐下,脸上平静的表情再也无法伪装,“以后不要让开车…”元博的话犹耳边,让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,热爱的赛车生涯可能就此终结!从没有想样的方式退出赛场,始料未及。

而且想,对沈心怡身上那种熟悉而遥远的气息,否也的幻觉!?

有些痛苦得不敢往下想去,连忙拿出手机拨去。电话想很久,才从面传来沈心怡困倦、迷蒙的声音:”喂!”

一愣,才想到们之间隔着的时间差。但却毫无愧意,“打扰到休息。”

“嗯,知道还打,找打!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早点的休息,好、好,睡觉…”

听到话筒女孩的声音逐渐没声响.,只剩下轻微的呼吸声,却莫名感到心安,很久、很久…最后,很小声的道句:“晚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