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19】 寒中意雪中情

小说:逆流与我逆行与他 类别:青春校园 作者:明月辰 字数:2719

电影散场后,俩漫步在街道上,沈怡似乎还沉浸其中,情绪些低落和压抑。 俞幕侧头看一眼,“怎么感动到还以为会和其一样呢!“说拍自己的肩膀。

怡一愣,转眼看,见一副奸计未趁而沮丧、可惜的表情,噗嗤笑一声,嗔道:“想得美!可不是那种娇柔的女孩。”

俞幕不置可否的笑。的确,在看来,怡虽然外表柔和,但内却是非常坚强、自主的女孩,自己独立的格和思想。很少会受外界的因素而影响自己的思维和判断。

怡吐出一口气,白色的气流在空中飘荡,随即感觉情舒畅不少,忽然提一个很无聊的话题:“哎,回答一个问题,咋俩角色代入一下,如果是最后离开会不会和里面的那个一样?”

俞幕皱眉,好看眉眼冷肃下来,直直看。明知道是假设性的问题,但里还是些不舒服,想会才冷道:“不会!”

听到样的回答,沈怡并没生气或是失落 ,反而笑,“还是那么、真实!”双手交叠口气揉搓片刻,然后将围巾往上提提。俞幕见又是那副“全副武装”的模样,勾勾唇角,神色也缓和下来。伸手,包裹住微凉的手,毋庸置疑得装进口袋,俩个的距离更加拉近几分。

怡任由,将另一只手插进自己的口袋,隔一条围巾再次开口,说话些嗡声道:“其实刚才的影片确实很让触动,可并不喜欢,不喜欢那样轰轰烈烈的爱情,感觉很压抑,觉得彼此分开就会活不下去一样,很不现实。而且越是刻骨铭,承受的也会越多,既刻骨的甜蜜,也蚀骨的痛苦。而更喜欢那种平淡一些、细水长流的,不用太满,最起码要为自己保留几分,毕竟世事难料易变…

边走边聊. 突然俞幕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。拿出手机看一眼,电话是姜蓉的,接电话的却不是。里面传出俞茗威严而略显克制的声音:“在哪?”

“爸!?”

”嗯,不用惊讶,既然姜蓉不好意思打个电话那只来打也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吧!”是的知道,今天是姜蓉的生日。“现在在姜叔叔里,俞幕,别的也不想多说,只一句,既然答应的事情、那么就要言而信!”说完直接挂断电话。

俞幕收起手机、转头却对上沈怡清澈、明亮的眼睛。忽然明悟,之前觉

话里总带试探与不安, 原来是样。思居然是如此密密麻麻!

离得那么近,沈怡自然是听到,约会被打搅是谁都会不快的吧!更何况是””,而且俩的关系也并不一般。其实很希望俞幕能主动和说起,不管、没什么,但、却没

静默对视,一个期盼,一个问无愧!

寒风扫过,沈怡被突然起来的寒风刮得鼻子些泛酸,眼眶发红起来。缓缓抽出手,,笑意不达眼底,“好冷!今天就回吧!”

看到个样子俞幕却不肯松开,彻底软下来:“!”

“不用,还约洛依。松开吧,们天天呆在一起腻不腻啊!”

“怎么,就嫌!?”

“是、是、是,不走先走!”实在说不出那种体谅、将自己男朋友往别的女孩那推的违话,也做不出委屈自己成全别的事。微微用力,抽出手然后转身离开。可是没走多远,就被拦住

抬眼盯对方,眼里渐渐怒意:“干什么,还不走?”

”突然发现没什么比陪女朋友重要!”

一句话将中无故升腾的气焰彻底熄灭

“可是不是答应吗?”

俞幕低头,缓缓凑近“生气、吃醋!”

怡一把推开的脸,讥俏:“吃饺子从不放醋,也不爱吃那东西!”

俞幕一笑,忽而声音低沉的问:”“怡,刚才说的是真的吗?开始嫌弃吗?”

家伙装什么忧郁可怜,还倒打一耙!明明…算,不跟计较!”

“没、那是开完笑的…”

“以后别那样开玩笑好吗。因为会当真的”

”嗯,”

”还,其实和姜蓉并不是们想得那样,很好,但只是很好,明白吗?”

知道,”只不过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和的态度而已。“那呢?”虽然知道样没意义,但还是脱口而出。

俞幕一愣,绕兴趣、上下打量,沈怡马上后悔,“呃,当没问。”说撇过脸去,躲避的目光。

俞幕看眼前的女孩,突然收起漫不经,低头缓缓凑到耳边认真的吐出俩个字“完美!”

——

阴沉俩日的天空终于在傍晚时分,雪悄无声息的落下来。

怡坐在窗前,看空中飞舞的雪花仿佛是一道道从天而降的音符,大自然正在演奏一曲无声的乐章。从最初的舒缓,渐渐变得急促,最后连成一片。再也坐不下去,起身、换鞋、拿伞开门直接冲出去!

忽然很想见到一个!很想、很想!

当俞幕接到沈怡电话急匆匆赶到约定地点时,便看到一个孤零零等待的身影。么大的雪,丫头居然任性得站在那连找个地方躲避都没

俞幕满的欣喜随即被恼怒与疼占领。突然上前一把紧紧得将搂进怀里,霸道而温柔。“以后不准等!要等也是让来等,样万一遇到坏怎么办?”

怡猝不及防,却没推开,而是趴在怀里吸取的温暖,“不就是坏,喝酒?胆子变大是不是,连的便宜也敢占。”

愣,俞幕佯怒,公报私仇般捏的鼻子,“还贫嘴!之前是怎么答应的。”

怡笑甩甩头“好知道啦!”然后眉眼弯弯仰头看脸颊些通红的,问:“那酒什么问道?好喝吗?”

没喝过?”

“啤的喝过,白的倒是没!”

”想尝尝?”

要带去?”

俞幕当然不会,也知道并不是真的要喝什么酒,“下次吧!”说个话题“刚才来找过?”

怡顺的视线看眼地上的脚印,点头“嗯,刚才遇到陈意帆一个里,过来打声招呼。”

们俩、真不是…?”

怡知道,以前一直误会和陈意帆的关系,而且大多数也认为们是那种关,而却一直懒得解释。

“当然不是,要是男朋友,以为机会?可是很正的!不像某,明知道家是那种关系还去撬别的墙角…”

明明是噎的话,俞幕听却一点也不恼,反而不屑的笑起来“算什么?不是说过行径吗,既然是小,那会管那么多,对与喜欢、认定的自然会千方百计、不择手段的将留在身边,不会放手。所以、沈怡!对不可能那么大方。”

怔怔的看,沈怡一时哑口无言。怎么可以样邪恶与霸道!可却偏偏怎么也讨厌不起来。难道自己也沉沦吗?忽然踮起脚,勾住的脖子将脸埋进颈窝处轻轻喃喃:“那就永远不要那么大方!”

温热气息的话语喷洒在耳边,俞幕猝不及防,体内的血液瞬间沸腾!喉结滚动,的呼吸粗重,声音也变得异常低沉、嘶哑“怡…”

怡一颤,也感觉到的异常。脸一红,慌忙后退,同时左顾而言其它:“今晚的景色真美!尤其是样的雪夜,灯光下仿佛每片雪花都生命和色彩…”说风雪原地转一圈。雪花一片片不停落在身上,雨伞早就被丢在一旁。

俞幕眼神黑沉沉的看,无可奈何。过来片刻,伞缓缓走上前,向伸出一只手。“是很美,那能请跳支舞吗。”

怡愣愣,没想到样“风花雪夜”烂漫的一面。

可还没等欣然接受,就差点被下句话呛到

“可不会,得教。”

“好!诶,等一下…”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几下,挑首舒缓的音乐,然后插上耳塞往俩的耳朵里一一只。

“好。”

也喜欢钢琴曲!?”

“嗯!”

“那会弹?”

“小时候练过,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就放弃。”

真的不会?”在开始前,还是狐疑的问一遍。

俞幕笑笑,“嗯,而且还很多,以后就要多教,当然什么不会的,也可以来找,咱们相互学习、互相进步!”

话说漂亮、在理,可总让感觉哪里不太对劲。不是重,毕竟“前科”累累。

“是吗?什么不会的呢…?嗯,对也不会跳舞,那来教教!”

俞幕一噎,沈怡嗤嗤笑起来。“想诓,噎不死。”

然而并没死,:“确实不会,换个别的。”

“别的?”

“嗯,如果实在想不到,那就来帮想,比如个…”说低头,对温润、诱的唇瓣吻下去。